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

【采访札记】杨豪:真的

时间:2016-09-19浏览:69

杨豪真的

    什么是红军?是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”?

    什么是长征? 是“今日长缨在手,何时缚住苍龙? ”?

    什么是信念?是“不到长城非好汉, 屈指行程两万。”?

    是,也不是。

    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八天的行程,让我从对长征的知之甚少,甚至会去怀疑书上所说的是真的嘛,到最后对它有了一个全新的不同与以往的认识。

    我第一次真切明白的什么叫做“用血肉铺成的道路”。“松毛岭上曾经血肉成山,红军的尸体吸引来觅食的苍蝇压弯了树枝”,我站在松毛岭革命烈士纪念碑前,听到这样的讲解,我才知道,“真的,我的脚下有着革命烈士的枯骨。”哀哉,幸哉。哀尸横遍野无人殓,幸其曾经奋斗的一切在今天真的实现了。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见或者看到,但是我还是希翼他们能听到我在碑前悄悄说的,迟来的“谢谢”。

    我也是第一次明白,为什么会有人新婚三天,抛下妻子去参加红军;我也是第一次明白,为什么会有十七个兄弟在参军前发誓,谁活到最后就一定要回来为其他人的父母养老送终;我也是第一次明白,为什么明明是生死未卜的旅途还有人会踏上。其实这一切很简单,“为人民服务”,对,就是这句话。我记得我问过一位讲解员,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?他说:“红军没来前,有很多人被剥削得要死了,但是红军来了,他们会帮农民,他们对农民好,他们就又有了希翼。”

    是呀,希翼。红军就是这么一群,希翼能让自己,让更多人过上好日子的人。就是这个朴实而又单纯,在现在这个时代太容易办到的愿望,在那个时候浸染了多少人血,多少人的泪。正在老去的红军和大家说,红军的后代和大家说,闽西的土地在和大家说。

他们说: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。”

真的,它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口号而已了,只有真正走过这一段段历史的路,我才知道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